“我的行为给党组织抹了黑,给德宏州政治生态带来了危害,对我的家庭造成了极大损害。我痛心万分、悔恨万分,我心如刀绞、追悔莫及,我知错、认错、悔错。自己犯下的错误,也只能由自己承担”。

陪读的家长等候正在培训补课的孩子们 本报记者 孙中钦 摄